• 有天我和朋友徹夜深聊,說起這個人,給我08年最快樂的一個禮拜。我們之後很少通過話,我不知道用什麽方式找到他。但是我想起他卻如此悲喜交加。有一天我在想,如果當年我說我等得起這三年,是不是我就不會是被棄選的那一個?是不是因為熬不住,才錯失一個很優秀的人呢?

    然後昨天晚上我真的夢見他。沒有什麽理由的,在我未曾和任何一個人說起的時候,很奇怪地夢見他。他要去越南,來告訴我,陪伴我。

    其實我也并不需要什麽陪伴呀。我也不想知道他為什麽去越南。但是我起床看了一下表,8:25,真是天殺的早,忽然就覺得很惆悵,再也睡不好。我想知道接下來是什麽樣的,但再也不知道了。我依舊沒有途徑找到他。

    很多失去過的人,在當時你都不知道你會有多難過。可能那時候你覺得那種難過只有1毫升,吼一吼你覺得過了,之後你又要回憶,便你會再加上幾毫升,最後你發現這種心情沒有辦法計算,因為這些難過并不會停止,是沒有止境地累計著。

    所有愛過付出過的靈魂,都會寄居在身體里,一直住下去,讓你不敢再嘗試不敢用心不敢愛。不敢看見他們遇到新的人,不敢看他們的信物。你膽小,心軟,無能為力。只能依賴現在的愛人給予溫暖和鼓勵。讓你在一個安穩的環境里暫時忘掉那些不斷在積累著落下的難過。

  • 2010-02-12

    Goodbye,my lover。 - [樹。]

    Photograph |  www.alexandermcqueen.com

    一時之間我不知道說什麼為你。但我知道網站也許可以Back shortly,但是你便是回不來。我已經無機會為你寫上一篇關於你的詩。Bye Bye,McQueen,為你留給人世間的一切。

  • 高中的時候我所在的班級並不令人看好。我的班主任是剛從師範畢業的小年輕,矮瘦黑,屁股沒有辦法把西褲撐起來,還兔唇。我們的物理老師是副段長,隔壁班的班主任,沒什麼特別的除了熱愛打壓我們。我們的學業自然不是特別好,很多地方都弱人一拍。我們的班主任也特別容易就被欺負了,但還好年輕人總是有一顆不服輸的沒道理的自信,所以他總是要對我們加油鼓勁,讓我們不要輕易就低下頭。很多事是一種天生的不公平。

    我們的成績真的不是很好,可是就是那一年,我們是運動會的年紀冠軍。小年輕買了啤酒,帶著我們聚在他的宿舍里。那天大家真的很高興,包括我,雖然沒有跑步跳高跳遠跳繩,至少廣播稿的領先度都被我占了,是啊,當你覺得能為一個集體的勝利出力十分是多喜悅的事。

    你不是那麼偉大,那麼無私。你當然也想紅也想贏也想受人注意。對,這隻因為你是一個好勝的人。想被看做是英雄。

    今日我在1626。我們的編輯團隊並不是十項全能,我們在報刊亭也不是賣最好的。我們經常被拿來和很多雜誌比較,口碑說不上非常牛逼。我們的主編至今不到30歲,不見得是高學歷也不見得精通多國語言也不會潛規則。但是我們都是好勝的人。

    不願意輸,所以把最好團隊最細緻的方案逼著自己採納和適應,所以参加公关场免不了要把衣櫃里僅有數件可憐的奢侈品拿出來搶風頭而不管重不重要。不富裕所以要爭取,沒有高貴的名號支撐所以自己要對得起自己的臉面。所以不管你們怎麼看,我們的團隊白手起家,是這樣一群窮得只有理想笨得只有衝動的人努力掙來。今日如果你聽見1626尚覺得是有分量,和那群“天生高貴”或者“技藝卓越”的天才作品並排放在一個報刊亭令你不訝異,其實我們已經足夠。

    這是我們可以去努力的比賽。它的規則很明確,標尺也難作假,明星走紅與否你都不能靠報章肯定,但是市場反饋很快就可以在發行量和廣告數上體現。我們很習慣這種比賽。可以贏得很盡興,可以輸得很甘心。

    可是世界上還有一些比賽是很奇葩的,而且結果也並不誘人。趨你在舞臺上裝瘋賣傻的僅是靠著這一份好勝心,然而這真的沒什麼用。在事前不知道規則,舉辦者便已失誤在先;而將專業和非專業放在一起,主客場混淆,都可說是荒謬。這當然不關對手的事情,大家都僅僅是盡力而為而已。你有你十年專業素養,也要能挨過我獨闢蹊徑的山寨招數煽動性,但是我們的競爭如此不公平,勞動者又何苦為難勞動者呢?

    說實話我根本不喜歡去育音堂,我也不文藝我也不搖滾我也不裝逼,台下你們發光力氣去討好的人根本都是一群蠢貨,我也不屑啊。你們辛辛苦苦要靠做音樂掙錢,我放完歌就不用看这些傻子的脸色了。是啊,你們覺得你們的東西都特別牛逼特別有范兒特別帶勁兒,老實說我覺得我的東西都特傻逼,誰喜歡什麽Lady Gaga啊?我寧願去聽辛曉琪和萬芳好吧?所以真的不用鄙視誰,真的不用以為什麽潮流雜誌編輯腦殘,誰也不用看不起誰,沒有底氣的人才去做這些便宜的事兒。我只是想告訴你,你們悲哀的就是把自己的心中寶較真地和別人的玩樂作品來比較,王菲可不會因為《天空》獲得的笑聲不如《挫兵進行曲》較勁,你抖你的雞,我唱我的像 個 處 女,那台破自行車你要給你就好了,老子我還腿短不會騎呢,傻了吧唧你以為你活得多有尊嚴啊?

    你們真不懂明星怎麼搏版面的,明天或許你們可在獲獎名單之列,可是頭條卻是“1626以《一代女皇》+《Poker Face》成為全場驚喜,編輯脫衣高唱像 個 處 女!”,不怕手段無恥,就怕自以為是。賤人可敗,但是勝利者太便宜就不好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