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3-22

    24。 - [魚。]

    流淚吹熄燭光到了這一晚/來到這世界出生在這天真不簡單/上午班 下午班/日光何短暫/這夜是片最亮麗花瓣
    無論東京北京也要看一眼/還愛看愛吻芭比 亦愛煮燭光的晚餐/越過一 未到三/在中途車站/渴望被愛/掛念白恤衫
    (常玩耍的家中轉眼過不慣/誰永遠愛我甘心住進他深深的臂彎/換被單 付帳單/自主無規限/我願自創我獨立空間)

    今天只想發光亮/五十那天/可以拍掌/把過去欣賞
    回望我高低地飛翔/直至去到天國/願向天使回答/生命便是歌唱

    越是所謂的大日子語言越空洞乏力。23歲我做下一個決定,轉過身就飛出理想國分手造事業。24歲我又要下決定,我比過去更有勇氣或又說是更無底線。但我要走開行鋼線的心態,能夠對自己信心十足起來。

    是的,我將不再有備無患。換做很多人要開始兢兢戰戰。但是我依然檔期排滿,好多功課要做,好多事要學,要看很多未拆封的書……總之,這會是另一種更重要,闊別已久的訓練。

    24歲,第二輪本命。只是太年輕,看不懂太多風景。但是願意走出去,便處處是花與泥濘共存的新天新地。

  • 原本只是翻著照片尋著找一張作品放上Blog,卻看到曾經作品中執著的力氣,屬於自己毫無草稿的表現。那些作品令我頭皮發麻令我迅速清醒。我不再為那些變化計劃找浮躁的理由,我慢慢明白那些不開心不快樂根源爲何。

    於是接下來的日子裏,我會更心平氣和,更了解自己該做的事情。一件一件梳理好我的生活,把曾經敏感的創造力找回,不用Sample複製,認真去思索我要的東西。刻上我的喜好,貼好我的標簽。也許誰成功了我沒有,但是終究我失去的並不比誰多。

    忽然記起鄭秀文對自己說,你回來了,你的勇氣回來了。

  • Photograph |  Who? 10 Jan. at thank you,   bar                                                                                                        by RICOH RZ-735 Date

    去參加摯友婚禮的前夜,奔往thank you,要被虎驅一炸!最後我很不圓滿地被炸了,在任何可以吐的地方大吐。當然也和Nelly、Min都親了一陣,實在很香艷。對了,Min說她和Ian訂婚了,在充滿分手傳聞的2010春,是如此地振奮人心。

    派對永遠都那么好那么好,我們唱歌,跳舞,抽烟喝酒,放肆大笑。好像忘記明天一樣地奮力玩耍。如果真的有世界末日,我們一定每一天都要這樣消耗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