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6-06

    Soh Yi: - [魚。]

    我們不會對彼此說太多話,因很多話我們已經對很多人說過。例如你喜歡我嗎?例如你在不在乎我?例如爲什麽不理我?例如我求你回到我身邊。好多好多,戀愛中會出現的曾令你擔驚受怕卻又代表著那些心中地位的句子,我們沒有說過。

    我曾經以為是因為我們對彼此很踏實,現在我覺得,或許是你對我而言很踏實。

    因我還是偶爾會離開你,而你只是在家裡,坐在電腦前,或是提早就蓋起被子睡。我以為很多東西不給你看見就不會發現,例如過去那些親吻的照片,我不過是希望減少不必要的爭論,結果它們安安靜靜在你的電腦硬盤裡,我也沒有發現過。原來我懷念的,你都了解。你尊重我內心一些不確定的位置,也許會有其他人走走停停,總之你不會說。你愛我,你尊重我。

    這一年我們在一起,幾乎是所有非工作時間。我們一起去許多地方,爲了工作,爲了生活,爲了彼此的需要,爲了進入各自的世界。翻一翻電腦里留存的照片,多得都不知道怎麼去整理。我們分享了所有,愛情內,愛情外。就算這段關係對我或者對你,都有無法治愈的致命傷,但我們很清醒,也不愚笨。小心翼翼又費盡心力地跨過它,掩蓋它,改善它。

    於是今日對我來說是很難的一關。我經過內心關於你的疑問,還有那些衍生出來的不斷滿溢難以收拾的迷惑,這段時間那些不去想不去問的東西全都一次性充斥在腦海裡,一直在逼問我,拉扯我。

    又忽然在見到那些回憶的時候平復下來,清清楚楚結束了一整天的自我戰鬥。我放上一張照片,題頭的音標,是我在我們之中的名字。它要我提醒自己,負載著這個名字走下去,堅定不移,學會拒絕和保護自己。學會保護你,學會理解你,學會珍惜你。

  • 2010-05-30

    離春天多么遠。 - [魚。]

    Photograph |  A-Sun 08 Nov. at Guangzhou Ikea 

    如果沒有深夜A-sun翻出以前的照片傳給我,我都忘記那時候的自己都有這樣的少年氣。也都不知道尚在春天時期的人,還有一些美好留于他人手裡。總之看到過去總會有些感傷,但現在的我,又回到了那時的髮型穿那時的衫,甚至也被贈與那時那樣的帽子。也許生命經過一些轉折就又會回返,當你手舉酒杯笑容可掬時是一個自己,但是與故人同行也是一個自己。

  • 2010-05-20

    偶像的力氣。 - [魚。]

    對我來說,偶像不是很多人能冠得上,這樣的名字要經過很多時間淬煉,到今日你聽到還能夠心跳,為其所動。他人說她不是你會暴跳起來為其辯護,他人說同樣喜歡她你會有惺惺相惜的認同感。所以偶像這個名好重好難當,如果只是簡單的好感你也僅僅用到“我很喜歡他,我很愛她”。對啊,“愛”字在“偶像”面前都很渺小的。

    能拿到“偶像”名號的,此前我一直聲明有Gigi Leung。Gigi Leung的偶像地位是建立在“與爾共勉”的基礎上,好似Meredith Grey一樣,他人說她太真實,真實到難以有愛,而我便覺得因為真實如同自己,你能切實體會到她所經歷的時刻會有的表情。所以成不了仙的Gigi Leung,與我同是白羊座,任性直率樂觀逞強,跌倒后曉得要笑,他人得獎曉得有禮貌要鼓掌,情變后曉得要努力去見工。最終她沒拿過一個最佳女歌手沒得過一座金像獎,但紅過香港台灣中國內地,支持者有忠實一批,寫回顧史也漏不掉這個名,非天后命能走到這一步也是可喜可賀。

    還有一個偶像,今日我會說是Sammi。我對她的愛也不算後知後覺,記得小學末年就在早間音樂節目中看過她《值得》MV,現在想來在那個年代算打的很厲害。那時候我買的卡帶是蘇慧倫,張信哲和范曉萱,大不了之後加一個李玟。可是看到這個MV,還是想說,好巨星的架勢。當時的MTV天籟村,忘了是瞿穎還是李霞說,彭羚的聲音是天然去雕飾,鄭秀文則帶著現代的工業影子;現在看來,唱《小玩意》的彭羚嫁作人婦,始終太過幸福而顯得飄渺虛無,好聽而抓不到實處,鄭秀文是一代港人的集體回憶,從歌者演員變成情懷體驗,不管《捨不得你》還是《星秀傳說》都是繁盛香港的見證。你能說誰得誰失孰強孰弱呢?

    我買Sammi的首支碟是《我應該得到》,那年主打的是《缺席》,她曬黑了皮膚,用很時尚的姿態在唱苦情的歌;後來紅的是《出界》,小品式調子好像她後來接的戲劇般親切,然而沒有天后氣。後來我還盜用我銀行里的小金庫,買過《很愛很愛鄭秀文》,那一張今日還被我尊為金曲精選,同名歌曲《很愛很愛》沒有大紅,然而溫馨綿密耐聽十足。一直到現在我都覺得她最好的專輯總在冬天出,包括《溫柔》,《Love is...》,以及去年年末的《信》。

    到現在更加珍惜她。除了她本人已經跳脫舊日的小格局,為自己創立新的舞臺,更放縱更坦然對自己,真正如獅子座有天然的威嚴,而不靠黑口黑面。更因她已是那個年代最後一個堅守著舞臺和觀眾的戰士,代表著那還能出產“偶像”的年代里,有自知卻高企的品位,對自己要求的嚴苛,完美的專業和敬業。那些現在頒獎禮唱歌音都飄不知去向的小姑娘們永遠到達不了的,已經寫下終點符號的天后站。所以,這位“偶像”是名副其實,除了你放課時唱的歌,給暗戀者的歌詞,和同班同學看著VCD流眼淚的煽情點,還有高於這些回憶的一股力,要寫成格言做成豐碑,被供奉和瞻仰。

    Sammi的意義,當然不是《鐘無豔》和《上一次流淚》,也不是《至理名言》或者《不拖不欠》,是一種天后精神,要為你打一針雞血,在你每每想中途息影嫁作人婦的時候,選擇做“成功”的那一個,而不是心甘情願的幸福的“不成功”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