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4-09

    21歲。 - [樹。]

    喝醉後醒來是4小時之後的午夜,頭痛,再也無眠。結束一段感情的慢跑,見了數個無疾而終的人。我消失或他人消失,想著想著,從21歲開始正式愛人,4年過去,是否變得更加聰明一點?

    掰著手指,啊,從感情的末期開始約會,已經遇到了7個人了呢!陪一些人吃過飯,陪一些人唱過歌,自然也有些人上過床,好似一次奇遇記的冒險。當真是一些不要臉的冒險呢!每一次都是打理好自己的樣子,捋好自己的心情,不知道前往會遇到什麼樣的人,每一次都是這樣出了門,然後呢?你也不知道會遇到什麼樣的人,發生什麽樣的事,當真不知道。那些約會啊,可不是都如一夜情那般可預見,也有被拒絕或者喝到掛,一點都不單純好嗎。

    就這樣,用自己的身體,和這個世界交戰,對話。只是希望這樣一次一次下去,能遇到個愛的人,誰又能說這樣不單純呢?真的很單純,即便是爛貨,也是一個單純的爛貨呢!

    睡不著的時候,腦海裡就是放著萬芳的《從前》,從前我也不知道,原來萬芳的歌,我最愛的是《從前》。就好像我也不知道,梁詠琪的國語歌里,我最愛的是《聽說她愛你》一樣。年紀大了你會承認一些事情,有些真正愛的人,有些真正愛的事,不想妥協了。

    從前,有過一段愛戀,我量不出它的深淺,只覺暈眩。

    那大概是我21歲的時候,但還未到。我們在冬天開始相愛,如同動物需要取暖。做了半年知心友,他不滿意與我曖昧的任何人,於是決定自己上,也不是很有自信的人,但還是發現我的弱點,這些弱點給足他勇氣來愛我,然後就是數條短信和電話。我很簡單就也愛上他了,這種愛啊,就是被動,沒有選擇性,來了就來了的。

    我們一直在兩地,我很任性,喜歡爭執。我是第三者,我不知道自己有個部份叫做嫉妒,我不知道自己有佔有欲,當然,這之後我都知道也都學會了。不自知的人多可怕啊,橫衝直撞,找不到方法對人好。我們在很多個地方相遇,度過一個一個的假期。石獅廈門澳門北京上海,一次堪比一次不快樂。最美妙的是澳門,下午我們在漁人碼頭,沒說什麼話,但是好像時間就此停下來。我們也就此停下來。那時我只愛他,眼裡沒有任何人不需要任何人。那時的我,那麼差勁,卻很專注。

    分手是沒有辦法的辦法。我遇到了看似更好的人,卻很短暫,1個月后就消失了。然後我開始,像現在這樣,與人約會,拒絕或喝醉,或曖昧后蒸發,沒有遇到什麽好人。糟踐著自己,卻無可奈何。

    然後在這樣的過程裡,我變得更加成熟、自知,變得會愛人,變得比過去更好,降低了底線,我擁有了長久的,忠實得如同當初的自己一般的愛人。但我亦發現,我得到的,並不比失去的多。那個單純的自己,就好似多年前《Amoeba》中梁詠琪健康的膚色和笑一般,再也找不到了。人是需要單純的不是嗎?若在愛中失去單純,靠智商靠體力靠諒解靠依賴靠理想,如何維繫一段愛?

    所以我和他說了再見,在22個月以後,差兩個月,就兩年了。動身去冒險,成為單純的爛貨,同樣需要經過很多人,只是結果不一樣,不想變得更聰明,只想成為最初的21歲的,看著短信想著就這樣吧,那樣單純的自己。就是這樣的晚上,數落著現在顛簸的生活,爲了這個結果,你多想罵那個曾經捨弃下那麼差勁卻那麼好的自己的人,想告訴他,你知道嗎?你應該和我一直愛下去,這樣我不會再愛任何人,我也不需要愛任何人,我只想愛一個人,是你讓我變成現在這個樣子的。

    這些年我怎麼過的?就這麼過的,就是這麼過的。

  • 2010-12-23

    時不予人。 - [魚。]

    小柔說,我還是那樣咯。從一個城市到另一個城市。很多地方都去膩了,有時候在長時間的飛行中都不知道做什麽。其實都不是不想安定的,但是好像也沒有什麽理由就讓自己停在那種生活中不走了。所以,幹嗎逼我做決定?我偏不要嫁給你。

    時間未到。怎麼都不行。

  • 2010-11-13

    勞斯,萊斯。 - [魚。]

    能成為密友大概總帶著愛。

    其實我原先沒有很喜歡這首歌,總覺得歌詞如此直白,少了咀嚼的餘地。但我昨晚竟被那邊傳來的細細聲響刺激得近乎流下淚來。我遺憾我最終改變了故事的走向。但願我們可努力,走回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