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10-21

    Is it over now?

    我們是這個世界上被詛咒的一群人。

    曾經我是快樂的,我相信我生該如此,快樂積極,帶著未受過傷害的蠻橫與無畏。因此,我相信,有一天如若我開始愛,這段愛情會持續到很久很久,久到死亡逼迫你我分開。

    後來,他們說你很堅強。你復原力超乎想像。那已經是很後來很後來的事了。

    其間,你的母親在20歲的那一年離開你。你畸形的初戀和近乎撕心裂肺的分手。你意識到自己太年輕心太野不值得擁有一段沒有愛的感情。之後你發現這個世界不再愛你。

    它不再給你理想的事業,它令你力不從心地生活,它帶來很多人帶走很多人,它用很多種方式證明,你是一個註定孤單的人。

    於是你很堅強,你復原力超乎想像。因為你的世界完好無損的地殼正被擊毀打碎,而你要活下去,不得不將它粘起來。然而你,已經脆弱得不堪一擊。你估計不到是否下一次,再下一次,或者將來的某一次就可以被擊垮。

    一直到他出現的時候,你正在一個修復期。

    還有很多工作沒有結束呢!那幢樓的屋頂還是缺失的,這條街的樹還橫七豎八。你說不行啦,這不是好時機。但是他穿好了工作服,說,沒有關係,你一個人怎麼行?我來幫你。

    你覺得一個人的確勢單力薄,他心甘情願,那麼不錯。

     

    而到今天,這個世界,卻越來越沒有頭緒。他不得不說離開。不聽你的祈求,也不理會那是不是又一場浩劫。他想他沒有辦法在這個可怕的星球繼續幫助了。

    我什麽都能理解。從最開始到現在。我是一個被詛咒的人。我擁有被詛咒的情感裂紋。於是我從那個應該很快樂的人,變成了復原后,在快樂和殘缺里變化莫測的人。

    我愛你,哪怕我沒有這個資格。

  • 我過分希望重回非單身的狀態,過分迫切一段關係和一個長期爭執的對象。於是現在的我,每當遇到一些可能發展的對象,就猶如未培訓好的保險推銷員一般——急於求成、偃苗助長,以及失敗后的氣急敗壞。

    單身的半年,做過爛貨,也試圖找尋穩定關係。去過一些陌生人的家,有特別糟糕的對象,也有傾心與他人卻終究不得發展的故事,種類齊全但並無快感可言。途中的精彩、奇詭又或者丟臉程度,都完全勝於失戀一個多月的劇情。是啊,失戀一個多月那片子都是什麽破橋段啊,真實的故事不該是這樣嗎?——去了人家,發現原來人家不想留你過夜,然後漆黑的路上你突感失意;又或者你把人勾搭到你家,結果人就通篇大說結果就是不想和你搞;還有和你同型號的人在你床上浪得讓你猛翻白眼,可是你還是特別紳士地伺候完人睡覺,還客氣地保持聯絡;也有打破了你亂七八糟規則卻讓你好似青春重生的孩子,看完你生日丟臉的畫面就轉身走人,嚇得叫也叫不回;也有第一次和你見面就哭得像死媽一樣說愛你疼你,結果一個月後永遠說自己在忙工作,忙著忙著就忙到分手了;還有什麽有了妻兒的,還有什麽讓你踹了門就趕緊跑的,還有什麽想搞3P重口味的……失戀之後的歲月,你就是輪流遇奇葩,在奇葩中尋找重生,亂搞著反省著尋找真愛著又亂搞著,最後差不多累了,賺錢了忙工作了變女強人了,然後酒醉后你就

    -只要我遇到真愛啊,什麽浮華我都不要……

    這種情緒就一直到了今天晚上。遇到一個新的對象約會吃飯。兩個人都上過愛情的培訓課程,但是結果不同,一個更加恨嫁,一個卻用朋友的輕鬆保護自己。這樣的揣測我不知道是否正確,但至少我是這樣的——我變得婉轉、低調、愛做好人,小心翼翼緊張兮兮,渴望得到回饋;而他呢,特別開心地在說自己生活工作發生的各種各樣的事情,然而語調輕快生怕一不小心進入了肯定句式的死胡同里。一個想要答案,一個不想給答案,然而又好似未來皆有可能。白羊座真是忍受不了這樣的往來,更忍受不了不做自己的那份虛假。只因為在此前的經驗里,我知道的,不該大聲說話大聲笑,不該太娘太愛撒嬌,不該隨時表現出自己的任性和自以為是,不該顯得強勢好勝……這樣的經驗,猶如甩不掉的尾巴和幽靈一樣纏著你,讓你特別不好過。

    而因你付出得多,緊張得多,偽裝得多,便期盼得多。其實本該只是頗有好感的發展對象,就變成了仿佛沉迷已久的心上人。其中60%的添加劑,都是自己失了心智亂放的。你多了不該多的渴望、幻想、期盼、失落,太早便開始的操控欲,妥協和卑微。真的成爲了好似無人要的剩女,待價估清,急於把自己賣出,哪怕其實真沒那種必要。

    這樣真的令人害怕不是嗎?這孤獨的后遺。

  • 2011-04-22

    對白。 - [樹。]

    他從來都把自己的生活安排到滿格,亦不擔心自己應付不來。那些八卦笑話取樂消遣佔據了他生活的大半個區域,其實沒什麼不好他覺得。總之日子就這麼樣過了。也不是一點營養都沒有的,那些美妙的電影,文字,每天更新的資訊,他記下的不少,也沒落下什麽功架吧。

    真正無聊的時間呢?他會聽著不用腦的音樂,練練身體,看似有用又看似沒用,總之催眠著自己也挺好玩的。流汗的時候總那麼不費智商,人會變得簡單很多。朋友說,肌肉男都無腦的,肌肉男都是白癡。他想著,估計是這樣吧。

    他沒有不開心,沒有無聊,沒有寂寞,沒有覺得虛度,沒有覺得一天一天是空白的是浪費的是Sabixi的。

    只是每每他見到那個人,與他說話,兜圈,爭吵的時候,他才覺得,沒這個人的生活是無聊寂寞虛度空洞又浪費和Sabixi的。然後,他默默想著,也許這就是喜歡吧?